时殷弘:我最害怕看到别人说特朗普是个商人

 cabet777亚洲城     |      2019-08-24 21:19
时殷弘:我最害怕看到别人说特朗普是个商人
2018年年初以来,中美贸易摩擦频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战略与经贸两大领域对中国“大打出手”。加上美国副总统彭斯于2018年10月4号的讲话,美国近几年总体罗列了中国“五条罪状”:
 
第一是经济侵略,尤其是对发达国家经济体。
 
第二是军事扩张,所谓狭义的军事战略问题。
 
第三,前国务卿蒂勒森2017年造了一个词,即“掠夺性”,这个词立即成为美国政府甚至社会舆论描述中国在发展中国家经济活动中的标准形容词;这次彭斯又提出一个词,即“中国的债务外交”。
 
第四,特朗普从来不讲人权,从来不讲民主,但彭斯的讲话里有相当长一段话猛烈抨击所谓中国人权问题。
 
第五,也是相对比较新的。特朗普曾经在推特上、在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上预先讲过,为应对特朗普发动的美中贸易战,中国不得不比较集中地在特朗普的白人草根选民中,以农业为对象进行必要的贸易报复。彭斯讲话中指责中国最长的段落就是中国大规模地以秘密和公开的手段干预美国社会体制,干预美国社会舆论。总的来看,现在中美各类基本矛盾严重加剧。
 
对此,关于中美贸易对抗给中国的深刻启示以及我们应有的应对之策,以下来谈谈我的看法,与大家共同探讨。对中国而言,优化根本认识与根本战略至关重要。我认为当前最紧迫的问题在于,中国需要调整首要和次要问题的优先级。
 
关于中国经贸的六项认知
 
总的来看,有一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认为中国在对外经贸方面有六个问题,有些完全是捏造,有些是夸大,有些是误解。这六个问题如下:
 
第一,中国自由贸易顺差,也就是中国的许多贸易伙伴对华巨额贸易逆差问题。
 
第二,中国市场准入不宽,外资投资环境不佳。更具体地说,直到前不久,中国资本市场准入长期停滞,甚至局部有所收缩。
 
第三,关于中国国内以及对外经济合作的批评问题。中国有自己的国情,有自己的特色。同世界大部分国家相比,我国对国内外经济活动控制相对广泛、相对严格,但近些年来,控制范围愈益广泛,控制程度愈益加强。
 
第四,相对于外国在华企业和中国的民营企业,中国国有企业受到中国政府种种优待,包括大量补贴。
 
第五,贷款透明度问题,这涉及近来炒作得比较热的债务危机问题。
 
第六,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往往或至少有时不能实质性地充分惠及当地的社会就业、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问题。
 
除此之外,当前特别紧迫的重要问题在于,中国政府提倡经济全球化,多年来在中国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了积极的努力。我们说世界经贸秩序或全球化对中国有利,相信对世界各国人民有利,但还需要改革,向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改革,如此全球经贸秩序才能公正、合理、可持续。但现在我们明白,这不是维护和改善全球化的首要问题,而只是次要问题,甚至连次要问题都算不上。
 
在首要的大问题上,中国的反应能力需加强,反应速度需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下一些主要国家出现的逆全球化浪潮冲击下,发达国家相当一部分选民对全球化出现了抵制甚至是“愤怒”的态度。中国一直以来倡导的全球化在这种充斥着愤怒的环境下,实则难以为继。
 
点击查看大图
 
2017年5月27日,反全球化示威者抵达意大利西西里岛,准备参加反G7集会。(图片来自IC photo)
 
中国所倡导的“共同富裕”观自邓小平时期提出以来,取得了比较可观的成果,中国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但是纵观全球,“共同富裕”的观念尚未完全成为中国同世界各国打交道时的准则和基础。在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几十年来,“共同富裕”应该成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共同富裕,这才是顺应当下世界各国发展需求和发展形势的理念。
 
以前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没有共同富裕的问题,发达国家太富裕,发展中国家太不富裕。现在我们要看到这是中国与其余国家共同富裕的问题。其余国家是什么国家?200多个国家(地区),除中国外的就是其余国家,既包括发达国家,也包括发展中国家。中国体量这么大,国家规模这么大,经济腾飞这么迅猛,国际上的影响增长这么急剧,我国的行为对国际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我们要考虑与其余国家的共同富裕问题。
 
因此,中国在认识层面应该做出适度调整;在一些大问题上,中国的反应能力需要加强,反应速度需要提高;中国要长期深化和拓展国内改革,需要进一步落实加强对外交流和互相理解的措施。
 
特朗普是“残忍”的战略家、精明的战术家
 
我最害怕看到这样的说法,说特朗普是个商人,言下之意是可以与他做交易,并且好像很容易就能做成交易。这种说法错了。特朗普是什么人?在对华关系上,特朗普是“残忍”的战略家、精明的战术家。之所以说他是战略家,是因为他在对华关系问题上从来不两线作战,更谈不上四面出击,他总是阶段性地集中在一场战役上。除了战略集中之外,战略主动权总是在他手上。至少他想发动什么战役就发动什么战役。他阶段性地发动战役,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战后,又集中在他发动的另一场战役上。他的战略战术是采取空前程度的压力和威胁,间或给对方一个甜枣子吃,在每一场战役中都尽可能地榨出更大的利益。
标签:cabet777亚洲城

上一篇:华为徐直军:90天延期对华为没有价值
下一篇:建筑施工 十点安全常识要牢记